重要:未经泰瑞广告的书面授权,我们拒绝一切形式的属于本公司网站所属文字和图片的商业转载使用,并保留由此引发的不当利益追索权利!

泰瑞广告有限公司

南京市江宁区九竹路临港同策同心园1幢301.
1-301,No.402, Jiuzhu Road,Jiangning, Nanjing, China.

邮编 P.C:210000
电话 Tel:(86)-025-83323458
传真 Fax:(86)-025-83323458
邮箱 E-mail:Tiradcn@126.com

绘事琐谈几则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9-6-24 9:24:04

   适逢改革年头,各类事宜均得重新思索,寻求适应时代变革的新道道。艺术门类首当其冲,绘画艺术则更为闹忙。面对现实,纵观历史,瞻望未来,反思正想,众说纷纭。近日也随想几则,写来与诸君共议。

      莫先“危言耸听”
      业话如当听到中国画“已到穷途末日时候”、“处在一一个危机与新生,破坏和创造的转折点“、“应送进博物馆”等时,总觉得神经有点紧张,似乎地震台预告什么“征兆”,要人远离未来的强震域;似乎眼下中国画尚存,被视为大敌,非加已“破坏”,才能消除“危机”;非送进博物馆,不让它成为绊脚石,才会有“新生”出现。

      但稍许冷静一下头脑, 即又恢复安全感,觉得那片言论乃属于危言耸听。

      宏观来讲,任何事物都有发生,发展和消亡的历史过程,连地球都不例外,各个绘画品种更为是之。但如果这样推理,此论可以不辨。从中国画艺术狭义而论,那我就不能苟同了。至少目前无须占卜其何时“完蛋”,而要多研究如何发展。中国画是我国的传统绘画艺术形式,纵观今日之中国画,早已不拘一格。可以拿油画艺术相比,当今有的年青人弄一些新玩艺儿,都能在欧洲本世纪现代流派中寻找到模本,实应小呼几声“危机”。中国画的创新则走在先,眼下除工具材料变革较小外,在题材内容, 形式风格,笔墨技法上,均有创造,既不失其本,又颇具新意。-批有出息的中年画家,早已走出了“文人画”的藩篱,步入了新天地。出行一门艺术品种的消亡,最起码存有两种因素,一是失去了观众,二是后继无人。中国画发展到今日,以上两则都不具备。有人认为现代中国画是一、两千岁的“老者”,“气喘吁吁”了;我却认为是“x代孙”,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新生儿”,生机勃勃。曾记得,日本人扬言“某年某月岛国将会沉没”,更有甚者“地球的末日将会来临,”并例举根据种种,弄得人心惶恐。于是,及时行乐束手待毙者有,等到坐吃山空,尚未见天塌一块,后悔莫及,落得怒骂一声:荒唐的危言坑我也!

      也谈“半截子”

      小9“半截子”用作为形容人生的俗语,则是已近风烛残年,面临濒死,俗说“半截子入土”,大概尚有半截子待断气后,-并就木吧!

      现在,一.些中年画家,不顾忌讳也自称为“半截子”,并曰“我们是土埋半截”,听到总有不愉。我想,这些朋友,有一半在世间辛勤的从事绘画艺术劳动,还有一半截究竟理在何处呢?在加上谈到,”先生对我们婉惜,说我们是没出壳的鸡;后生对我们不满意,说我们是腌过的蛋.....更感

      愁云四起,充满消极悲观之情调,这“半截子”真有些催人泪下。

      如果说, 把“半截子”当作当代中年画家的代名词,应该说是不准确的。一 些中年画家自叹生不逢时,早年政局动乱,历经坎坷,以至“先天不足”,现时变革时代,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其实,要按老中青年龄来分带倾向的艺术观点,那老一辈经历战乱颠波,更为曲折;小辈有不少数在“文革”中成长,也总有所欠缺。老中青三方(其实新旧艺术观念与年龄并无绝对关系),如果见识不尽相同的话,那总会出现二比一的结局。中年可言“上下夹攻”,老年则道“不肖子孙”,青年即说“老保守,中调和”。中年画家并没有什么“特殊享受”,境遇是一样的。

      依我说,中年画家是承上启下,操继承和发展大业的一代,双肩挑重担,不是“半截子”,而是“整截子”,甚至是超长的“整截子”,是值得骄傲自豪的。

      老年人对传统“国粹”涉足较深,感性浓郁,一般说倾向固守;青年人资历浅薄,对传统缺乏认识和理解,往往容易“虚无”。中年人受过传统艺术的黑陶,但又受所处的新时代影响,故对两种思想都能接受倾向于“折衷调和”,虽则会领受上下两方的不满意,甚至指责,但往往却为恰到好处,是使我们的事业不断延续发展之路。

      中年画家常说:“传统 艺术我要继承,但不愿成为束缚,现代流派我可借鉴,但不想走得太远。”这类折衷,大概也可称为“中庸之道”吧!其实真理并不排斥所谓“中庸”。鲁迅先生是曾说过:“提倡中庸的人,虽不会下地狱,但也进不了天堂”。看来,“中庸” 者只得留在人间了,这不过说说而已;走极端的言论家,大概总徘徊走“天堂”和“地狱”之门前,高反差的运动着,其结果也不见得就如愿,因不是自封可就的。

      “代沟”和“立交桥”

      人类繁行不息,在一个众多人口的国家里,每天都许多有新的生命降生。翻开一个家族的家谱,可以清楚的分出班辈和代的次序。但自一个国家或地区范围,来寻找“代”的痕迹,就十分困难了。可以说,从年龄上是无法切出“代”来,更别谈“鸿沟”。如果自师承关系来分,也有类似年龄的情况。那么只有从政治、经济、文化的大变革,来确定属于什么“时代”和“这个时代的人”。这实际也不科学,往往只能找到不相同的观点意识,而无法纳入“代”的范畴。

      目前较为时髦的提法“代沟”,说穿了是自年龄而分代,出现了“老年人什么说”、“中年人如何讲”、“青 年人另有思”。在艺术观点和艺术创造上,不同年龄是存在某种倾向的,但总不应以年龄界定,即使确定一个幅度,也难以在一一个年龄层次中,归出类来。每个年龄层次中,甚至同龄人,所持的艺术观点(包括革新与保守)均不会-致。老中青之间的倾向不应该放大成“代沟”,这种提法,往往会用年龄概括艺术家的共性,而忽视艺术家的个性,是不利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的。

      与此同时,我倒同意“立交桥”的说法。当然,这座“立交桥”的通行“派司”,不应以年龄来发放。从艺术创作来讲,立交桥是各种艺术形式、创作方法都允许“通行“,它休现创作自由和“百花齐放”的宽容方针。每个人在创作中都可以体现自己的想法,而不去阻扰别人,这是有利于创作繁荣的。我们也别担心会出现违背总的政治原则的作品,因为是在“桥”上走,离开“桥”则作别论。

      “立交桥”推广在学术理论上,  就比较难办了。创作之花各自“齐放”,理论却是要“争鸣”的。所谓“争鸣”就会碰撞,不能在“立交桥”上,而是来到“广场”,那里有进攻和退让的空地,可以决个雄雌,也可以不分胜负,但不能强加于人。在学术问题上,无须由那位权威来作结论,我主张不同学术观点的争论碰撞,碰撞会产生火花,它可以帮助寻找和发现艺术的真缔。

      艺术家的使命

      有位从事科学研究的朋友曾说:“我们从事科学研究,是把人们不理解的事物,让人们认识;而你们的艺术家(指抽象派),却把原来人们懂的东西,变形得令人全然不知”

      诚然,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包括绘画艺术)各有各的特性,也存在种种差异。但有一个共同点,科学家和艺术家们的神圣使命,应该是造福于人民,这大概也算是职业道德吧!科学和艺术都是创造性劳动,但不能相互替。拿绘画艺术来说,摸拟自然,如同照相机或镜子一样,是不足取的,特别在科学技术发达的时代。反之,如毫无生活依据(即使梦幻也是有根据的),搞一些谁也无法认识的形与色,唤不起人们的联想,也品不出美感情趣,就连从事艺术多年的人,都无法寻到共同语言,甚至“艺术家”本人也无法说清,只承认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发泻”。那你的“作品”就没有人欢迎,要么孤芳自貲,要么待你成为大名人后,人们再研究揣摩你当时曾“发泻”过什么?当然,更谈不上什么社会效益。

      艺术家的使命是造美于人民,所谓美不是狭义的,它包括现象与本质。我曾遇到过一位胡抹乱涂的新派 “画家”,学画半载,胆大超人,观其作品许多重复,缺乏美感,但碰巧也有墨痕水迹的偶得“天趣”,于是他即在不知原委的人中大加炫耀。每每相见,我总觉有些可悲,-是艺术创作 岂能如此;二是这位也称得“画家”,大概是散布“全民画家”论吧!后来,我在一块婴孩尿布上,观到这位“画家”作品的影子,只是斑迹不为墨色,而呈淡赭褐而已,更是感慨万分!

      一位从事 美术理论研究的老教授告诉我,他很少作画,但看到些 “新派”作品很不服气。于是,把颜料洒在浴缸水中,用纸吸附颜色捞出一幅画来,还故意裱好,展出在美术殿堂中,颇受“画友”赞赏。但他申明:“我不是主张这样, 只打算告诉你,那套我也......”我想,这不是一幅“讽刺画”吗?美国人劳生柏在北京,把垃圾都塞进美术馆,当作艺术品陈列,真是做绝了,我们这些胡抹乱涂的“画家”应自惭不如,放弃这类竞争才好。

      美术创作应遵循其自身的规律。美术家们应用自己创造性劳动,在有限的画幅或造型中,来展示社会、自然和人们心灵中真,善、美现象(即使暴露假、恶、丑,也是美的需要),奉献给人民,造美于人类。
    《美术论文集》是南京泰瑞广告转载更新。南京泰瑞广告是以设计提升品牌价值的一家公司,简单来说,一个企业(或品牌)从创始开始,南京泰瑞广告可以提供企业(或品牌)的LOGO(VIS)、企业文化、再至企业办公环境等一条龙式策划、设计、制作执行;企业(或品牌)经营过程中,南京泰瑞广告提供企业(或品牌)对外形象整体策划设计,如企业画册、产品包装、产品画册、商业活动策划推广、新媒体(微信、网站)等设计制作一站式服务。